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 > 这部严重被低估的“情色”小说,我们需要重新解读它

这部严重被低估的“情色”小说,我们需要重新解读它

2019-11-08 08:07:59

如果你可以随意选择职业,你想做什么?

"如果我不是作家,我应该是个妓女。"

这句话来自法国作家玛格丽特·杜拉斯。

70岁时,她因酗酒而陷入昏迷。战胜疾病后,她回忆起自己15岁时在湄公河上与中国李曼云台的爱情故事,并放声大哭。

她故意隐藏了跨越50多年的爱情,并在脑海中徘徊了50多年。最后,她鼓起勇气,把这个难忘的故事变成了自传体小说《情人》。

后来它被翻拍成由梁家辉主演的电影。这也是梁家辉一生中唯一的色情电影。后来杜拉斯对他评价很高,开玩笑说,“我喜欢他圆润强壮的屁股。”

对爱情的痴迷和对欲望的渴望一直是杜拉斯创作的源泉。

有人说这是一个轻率的欲望故事。在我看来,这样的故事是浪漫的体现。所有年龄的人都有权追求爱情,珍惜过去的记忆。

欲望本身是一朵曼陀罗花,永远不会熄灭,也是你永恒青春和激情的秘密之一。

童年经历对一个人有多大影响?

在《一切都好》中,很多人同情苏明宇。爸爸不爱他的妈妈。大哥不称职。二哥只有遇到麻烦才会欺负她。

然而,与杜拉斯的成长经历相比,苏明宇还是幸运的。

杜拉斯是法国人,他的父母是数学老师,但是他希望在法国殖民地发大财,所以他的家人去了越南西贡。

然而,到达西贡后,一家人并没有富裕起来,父亲意外去世。母亲微薄的工资和政府的养老金根本无法养活他们的兄弟姐妹。

母亲越穷,她就越古怪。

杜拉斯的大哥残忍而赌博,强奸管家,偷她母亲的钱,抽鸦片,赌博,从她和弟弟的盘子里抢食物。

这位母亲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切,但她从未停止过。相反,她默许甚至纵容了这件事。

妈妈从来不关心杜拉斯,但是她非常关心她的数学成绩。因为他们擅长数学,他们可以像父母一样当老师,挣钱养家。

但杜拉斯没有。她喜欢文学,想写作。

我妈妈嘲笑她:“写作有什么用?我赚不到任何钱。”

她越是这样做,就越是嫉妒她的大哥:为什么他的大哥胡作非为,而他的母亲却把他握在手中?

所以她在书中写道:

我要杀了,我的大哥,我真的要杀了他,我要制服他,哪怕只有一次,一次,我要看着他死去。目的是在我母亲面前抛弃她爱的对象和她爱的儿子,以惩罚她对他的爱。这种爱是如此强烈和邪恶。

由于大哥的存在,杜拉斯和他的弟弟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。大哥把他们的生命紧紧地压在他下面,使他们无法呼吸。受伤的兄弟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。

别人的童年浸在蜜罐里,她的童年在烈日下。

为了保持法国人面部的优雅,他们的母亲不允许他们吃脏东西。如果没有蜂蜜和面包,他们宁愿挨饿。

然而,杜拉斯没有。她偶尔吃水禽和小鳄鱼肉。对她来说,她想做任何事来反抗家人和母亲。

同时,她的心是不安全的。

她渴望母亲的爱,哪怕只是一点点。然而,母亲把所有的感情都献给了长子,没有花任何时间在她身上。

如此无望的血缘关系让杜拉斯绝望了。她特别想逃离这个家庭。她讨厌她周围的一切。

心理学家苏珊·福沃德(Susan Forward)在《出身的家庭》中说,如果一个人在童年时期缺乏爱,受到了很多压迫,这些记忆在成年后不会被抹去,甚至不会通过其他渠道发泄出来。

对杜拉斯来说,最好的出路是无限制的性欲和永恒的爱。

欲望的身体,作家的灵魂

杜拉斯15岁时,他的家庭很穷。母亲抓住她的头发说:“请给我一些钱,否则你吸毒的大哥会死的。”

母亲没有指出如何让她拿到钱,但是对于一个15岁的女孩来说,没有什么比为了钱出卖自己更快的了。

因此,杜拉斯和第二代中国富人李云泰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。

那一天,杜拉斯穿着一件旧丝绸连衣裙、尖端磨损严重的高跟鞋、一顶小帽子和口红站在湄公河上。年轻女孩的放荡和温柔随处可见。

就是在这一刻,有人注定要上当,即使不是李云泰,也是别人,而他只是赶上了。

走出旧车的李云泰一见钟情。我不知道如何和他搭讪。惊慌中,他拿出一包555支中国香烟:“你想要一支吗?”

杜拉斯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对她感兴趣。15岁时,她知道男人对爱情的第一反应是胆怯。

他直截了当地告诉她:“你如此美丽,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。”

那天下午,她进了李云泰的车。她知道他是中国人,他父亲有许多汽车和别墅。最重要的是,她可以从他那里得到很多钱。

后来,他们经常粘在一起,她的眼睛放在他的车上,手指上戴着巨大的金戒指。他的眼睛,停留在她迷人的眼睛和丰满的嘴唇上。他爱她的身体,享受与她独处的每一刻。

杜拉斯想到了从他那里拿钱的方法。这个男人的巨额财富消除了长期困扰她并由贫困引起的羞耻和焦虑。

她知道她可以对他做任何她想做的事。她也知道他还有其他情妇。然而,她并不介意。

当时,杜拉斯认为:“男女之间没有爱情,只有激情。”

他们在李云泰的许多房子里留下了爱情的痕迹。书上说:“有时在这一套里,有时在那张床上,有时在沙发上……”

李云泰经常给她钱。出于各种原因,她把它带回家给了母亲。

母亲一次又一次警告她:“记住,你和他上床只是为了钱,不允许有任何感情。”

作为法国人,他们的家庭鄙视黄皮肤的中国人。然而,李云泰的钱使杜拉斯一家不会典当家具或挨饿。他可以带她去高档餐厅。她喜欢他的关心和金钱。

在《情人》中,杜拉斯反复强调她的中国情人身体和精神都很虚弱。他摆脱不了出身家庭的枷锁。只有在她面前,他才能做他自己,做他想做的任何事。

当时,杜拉斯没有爱上她的中国情人。他们之间的纠葛完全是由欲望和金钱驱动的。

一个没有任何东西的年轻叛逆的女孩能够抵抗母亲和家人的枷锁。除了身体上的不检点,她没有其他权力。

与此同时,和李云泰在一起的杜拉斯也被释放。

在那个阶段,她想写作和写作,想做爱和做爱,而不是像在家里那样害怕和紧张。在家里,她的母亲只会讽刺她的作品,她的大哥会粗暴地打她和她的弟弟。

和李云泰在一起,杜拉斯的心纠结而挣扎。本质上,像所有法国人一样,她鄙视黄皮肤的中国人。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睡在一起。

直到18岁,李云泰的父亲要求他回到中国北方结婚,他们不得不分居。

当时,杜拉斯这样描述他:

这个人用钱买了所有的东西,但是他不能放弃他的奴性。没有父亲,他是无用的。

他们不像男人和女人的爱,更像两具残缺不全的身体,互相拥抱取暖。他们俩都想逃离现实。年轻女孩寻求温柔和安慰,而男人寻求英雄主义。

也正是幸福和痛苦之间的这种转变加剧了杜拉斯的衰老。也就是说,当她18岁分居时,她在变老之前并没有变老。

然而,当时李云泰对杜拉斯的真相有所触动。他甚至想过娶她。然而,杜拉斯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真爱,只是把他视为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猎物。

爱情的永恒与人生的变迁不相称。

也许杜拉斯在离开前认为他爱他的钱。

李云泰在一场性爱比赛中打了她一记耳光。她仍然没有改变脸色,问他,“你认为我值多少钱?”

他把钱扔给她,让她说,“你来找我要钱。”

所以她说,“我来找你要钱。”

这时,李云泰自嘲地笑了笑,露出痛苦的笑容。也许在这一刻,他明白他不仅想要占有她的身体,而且想要统治她的灵魂。

她爱上他的钱没什么错,就像他不能娶她,但服从包办婚姻一样。

她融入人群,看着他美丽精致的中国新娘。她想也许中国新娘也知道她的存在。他们俩年龄相同。

只有在婚礼的那天晚上,她才看到丈夫在哭?你给他安慰了吗?

她在《情人》中写道,也许她和他一起哭了,无话可说,度过了无尽的夜晚。哭泣之后,爱会随之而来。

在李云泰的支持下,杜拉斯回家了。

在故事开始的时候,中国的少爷在渡口看见了那个坐在黑色轿车里的女孩。在故事的结尾,年轻的主人看着女孩开着黑色的汽车从渡口离开。

芭芭拉在《如何在爱中实践》中说:爱是混乱的,没有逻辑。

也就是说,在渡船离开的那一刻,她知道也许在这辈子,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。站在船上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当她发现他消失时,她终于泪流满面。

这时,她终于知道她爱上了他。

回家后,她写了许多故事和小说,但没有提到她的中国情人。

到了年底,皱纹爬满了她的脸庞,读完钱山所有的水,一个中国情人的样子终于出现在她的眼睛里。因此,她渴望曾经火热的爱情,她渴望再次见到他的灵魂。

在杜拉斯的一生中,他追求欲望,渴望在灵魂的交融中得到释放。我们不是杜拉斯,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能真正理解她。

然而,我们可以从她的作品中发现,生活在她心中的她将永远年轻,永远会热泪盈眶。也许她不能放弃爱并在生活中记录。

然而,她通过表达她的愿望、激情和爱告诉我们什么是爱。

也许,正如王小波所说,这本书最大的美在于它的生活节奏。

她通过死亡找到了永恒,通过失去找到了爱。

50年后,她想起了登船的那一天,终于明白了:

时间的变迁不会与爱情的永恒相匹配。也许爱在那一天并不存在,只有因为记忆中的泪水,我们才能理解他有多珍贵。

主要作者|周小九主编|害群之马

土元|“爱人”


一定牛彩票网 快乐生肖app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吉林快3开奖结果 澳客彩票